施压大韩民国时代,联合国军

来源:http://www.zaobiaowang.com 作者:军史秘闻 人气:85 发布时间:2019-10-16
摘要:(原标题:驻韩美军拟重振“联合国军” 拉英澳加盟国参与) 原标题:美国“组团”施压韩国 据日本媒体1月14日报道,驻韩美军拟重振在朝鲜战争时期创设的“联合国军”。美方此番

(原标题:驻韩美军拟重振“联合国军” 拉英澳加盟国参与)

原标题:美国“组团”施压韩国 据日本媒体1月14日报道,驻韩美军拟重振在朝鲜战争时期创设的“联合国军”。美方此番盘算,正值朝鲜半岛形势趋向缓和、和平协定签署在望之际。看来,有人坐不住了。 “联合国军”作为冷战时期的产物,早已不合时宜。但对美国来说,“联合国军”是“曾经的存在”或“现成的东西”,即使如今不常再提,但随时可以捡起来;并且,有些人一直也没有真正放下过,他们心中的冷战思维并未随着冷战结束而消散。 美国也不是第一次以“联合国军”的名义“挑事”了。一年前,正当朝鲜半岛南北双方,借平昌冬奥会东风,积极改善关系之际,美国却召集一些当年朝鲜战争“联合国军”出兵国,在加拿大温哥华举办朝核问题外长会,加大对朝鲜的制裁,进一步向其施压。美国组团开小会,虽以“朝核”为由,但却撇开了半岛核问题重要参与方,而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和希腊等“局外人”更是“一脸懵”。随后,韩朝双方关系好转,美国“敲边鼓”之举遭“打脸”。 这次在朝韩关系持续向好之时,美国又拉出“联合国军”壮声势,显示美国的影响力。美式“加减法”则成为美国此次重振“联合国军”的策略。一方面,减少在“联合国军”和驻韩美军兼任职务的人,另一方面,增加除美韩之外的他国的人员。如2018年,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国的军人陆续替代美军兼任一些校官级职务。 美国这种拉拢更多“伙伴”,向韩国施压的意图显而易见。毕竟,一直以来,即使在非军事区发生事件,“联合国军”也多交由韩军处理。美国此次“一加一减”,无疑为今后“联合国军”独自执行任务打下基础。这也反映出其对驻韩美军未来地位的担忧,对维持和巩固美国影响力的盘算。 韩朝关系持续向好,美国反倒有点不乐意了,担心其在半岛影响力下降。2018年,朝鲜和韩国都曾表示半岛应发表终战宣言,向签署和平协定迈进。对此,美国生怕一旦签署和平协定,就可能不再需要“联合国军”,届时形单影只的驻韩美军地位问题也会随之而来。尽管韩国总统文在寅曾公开表态“终战宣言不会对联合国军和驻韩美军造成影响”,但美国还是担心自己在缔结半岛和平协定和半岛发生战事时的指挥权等问题上影响力下降。文在寅政府一直主张韩国收回战时指挥权,对美韩联军司令部进行重组,让韩军将领担任司令。美国对此忧心忡忡。 这一忧虑在美韩分歧“助攻”下日渐加深,也使美国加快了重振“联合国军”的步伐。美韩第10轮防卫费分担谈判“谈崩”,美方施压韩方大幅增加分摊比例,韩方则拒绝过重负担。韩国国防部新发布的“2019年至2023年中期国防计划”,明确强化本土军工企业竞争力,减少对美国的依赖。再者,部署“萨德”系统的庆尚北道星州的环境评测工作一直得不到进展,系统还未能正式运作。这一系列摩擦犹如一个个“催化剂”,使美国急于搬出其他国家,向韩国施压,以显示其存在感。 对于美国的振臂高呼,“联合国军”中的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持积极姿态。不过,美国这种引入“局外人”,淡化韩国发言权,使问题复杂化的做法,恐怕只会加深美韩之间的裂痕。

参考消息网1月15日报道据日本《朝日新闻》1月14日发布的题为《“联合国军”改革体现美国的意图》的文章称,对于在朝鲜战争时期创设的“联合国军”的改革正在进行中。这一改革的背景是,美国担心在缔结半岛和平协定和半岛发生战事时的指挥权等问题上影响力下降。

2018年11月,罗伯特·艾布拉姆斯就任驻韩美军司令。在此之前,他在美国参议院公开听证会上强调说,非军事区是“联合国军”司令部的管辖范围。

艾布拉姆斯兼任“联合国军”、美韩联军和驻韩美军司令。对于艾布拉姆斯的发言,1名韩军前军官表示:“这体现出美国希望强化‘联合国军’功能的战略。”

驻韩美军将此战略称为重振“联合国军”,一方面减少在“联合国军”和驻韩美军兼任职务的人,另一方面增加除美韩之外的16个成员国的人员。2018年,由美国第7航空队司令兼任的“联合国军”副司令一职,被1名加拿大军队中将继任。英澳加等国的军人也陆续替代了美军兼任的一些校官级职务。

图片 1

图为驻韩美军正在进行训练

报道称,一直以来,即使在非军事区发生事件,“联合国军”也多交由韩军处理。美国此次推进改革的目的在于,为今后“联合国军”独自执行任务打下基础,增加“伙伴”。

报道称,这一动向始于卢武铉政府时期。当时,卢政府强调进行自主国防,要求收回在战时交给美军的韩军指挥权。

据当时的韩国国防部官员介绍,时任驻韩美军司令贝尔担心影响力下降,他向周边人士透露了重振“联合国军”司令部的想法。

之后,保守派的李明博和朴槿惠政府担忧美韩同盟被削弱而持谨慎态度,而现在,文在寅政府又主张韩国收回指挥权。文在寅政府要求,对美韩联军司令部进行重组,让韩军将领担任司令。

文政府还拒绝大幅增加分摊的驻韩美军经费,与特朗普政府对立。部署“萨德”系统的庆尚北道星州的环境评测工作得不到进展,系统还不能正式运作。

1名韩军前军官表示:“文政府的动向促使美军加快重振‘联合国军’的步伐。”

报道称,2018年,朝鲜方面反复向美国方面要求签署朝鲜战争终战宣言。中国也向朝鲜传达了参加终战宣言以及和平协定相关磋商的意向。

据韩国政府有关人士透露,驻韩美军对这一动向抱有较深的危机意识。这是因为,如果签署和平协定,则可能不再需要“联合国军”。美国正向有关国家强调设立“联合国军”的必要性,称“朝鲜并非放弃武装”。

首尔外交人士指出,美国的目的在于防止出现其他国家撤出、仅保留驻韩美军的事态,担心国际社会对美国的支持将削弱。

“联合国军”有来自18个国家的官兵,其中被称为“五眼联盟”的美英澳加新对重振“联合国军”持积极姿态。

“联合国军”司令部起初位于东京,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签署后,司令部移至首尔。现在,后方司令部设在驻日美军横田基地。日本与“联合国军”11个国家签署协定,允许使用普天间机场等驻日美军基地。

韩军1名前军官指出,“联合国军”中的其他成员国也希望增加本国在后方司令部的成员。他认为,有些国家将考虑对位于日本的后方司令部加以利用,在朝鲜半岛有事之际,将之用作派遣前往救援本国公民和要员的据点和物资集散基地。

本文由澳门游戏平台发布于军史秘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施压大韩民国时代,联合国军

关键词:

上一篇:东瀛打破地方安全平衡,军事新闻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