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儿女王成原型因被俘埋名数十年,英雄儿女

来源:http://www.zaobiaowang.com 作者:军史回眸 人气:93 发布时间:2019-11-03
摘要:问题: 电影《英雄儿女》中,王成的原型到底是谁? :2011-04-07 08:52:00 回答: 电影《英雄儿女》的主人公王成在高呼“向我开炮”的画面堪称中国影史的经典镜头。 蒋庆泉在自家房前

问题:电影《英雄儿女》中,王成的原型到底是谁?

:2011-04-07 08:52:00

回答:

图片 1

电影《英雄儿女》的主人公王成在高呼“向我开炮”的画面堪称中国影史的经典镜头。

蒋庆泉在自家房前

王成的荧幕形象由三名志愿军战士的事迹拼凑而成。

图片 2

这三人分别为蒋庆泉、于树昌和杨根思,但是主要还是集中在蒋庆泉身上。

蒋庆泉和老伴儿在集上卖鞋垫

图片 3

图片 4

蒋庆泉1949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同《英雄儿女》中的王成一样,在部队里担任步话机员。

蒋庆泉和陆洪坤

图片 5

图片 6

王成的原型之一:蒋庆泉老人

蒋庆泉的复员证

1953年4月18日,蒋庆泉当时所在的第23军67师201团5连接到上级“攻占石岘洞北山,扼守阵地,组织炮火大量杀伤反击之敌。”的命令。

今年春节,辽宁省锦州市大岭村的蒋庆泉老汉接到北京老战友洪炉的电话,对方告诉他,“美国要再拍一部《英雄儿女》,想请你去开机仪式现场。”

(下图为石岘洞北山战斗中的志愿军炮兵观察所)

蒋老汉爽快地答应了这个邀约,甚至开始筹划,让正在上高中的孙女教自己几句“简单的英文”。

图片 7

但家里人有点担心这个83岁老人的健康。去年年底,一个电视编导专门带来一张电影《英雄儿女》的光碟为老人播放。片子刚放了几分钟,蒋老汉便开始不停地发抖,随后大喊着“不看,不能看”,冲出了屋门。

经过惨烈的战斗,山头终于被志愿军占领。但是我军也伤亡惨重,165人组成的加强连,只剩下十几名战士。

在场的孙女惊慌失措地跑出去追爷爷。她不知道,为什么黑白电影中的那个叫王成的年轻战士出现的时候,爷爷会如此激动。

(下图为蒋庆泉的复员证)

事实上,即便是这个家庭中对“王成”耳熟能详的那些成员,也直到最近几年才知道了老人隐藏半个多世纪的往事——抗美援朝战争中最为着名的英雄形象,王成,其最初的原型便是在朝鲜战场第一个喊出“向我开炮”的步话机员蒋庆泉。

图片 8

父亲与王成

此时此刻,敌人已经十分接近了。蒋庆泉向指挥部与其通话的两名话务战士谷德泰和陆洪坤报告了这一情况。

天刚蒙蒙亮,蒋庆泉就从住了20年的老房子里推出一辆满是铁锈的“倒骑驴儿”式三轮车,将几百双老伴儿缝制的鞋垫一点点塞进几个黄色的纸箱,再用麻绳将几块木板绑在三轮车上,勒紧,然后招呼老伴儿坐上来准备出发。

蒋庆泉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对着步话机大声喊道:“别废话!向我开炮!向我开炮!”话音刚落,他的腹部就被一枚弹片击中,另外一弹片则击中了他的眼睛。

为挣钱补贴家用,一周三天的集市,他一天也不敢落下。1块钱一双的鞋垫,卖几十双的时候有,卖一两双的时候也有。家离集市只有二里地,却是个坡度很大的下坡路,赶上下雪天,车翻过好几次。回家的时候,蒋庆泉一个人蹬不上去,老伴儿就下车和他一起推。路不远,却要推上半个小时。

忍着剧烈疼痛,蒋庆泉在地上爬着,他想找枪自杀。枪还没找到,又一枚敌人的瓦斯弹击中了暗堡,他随后彻底失去了知觉。

蒋庆泉83岁了,这样的日子,他已经过了11年。

后来他才得知,我方之所以没有在他说完后及时开炮,是因为我军炮兵在那个时候的弹药供给出现了问题。

如果不是因为亲戚偶然间看到的一个电视节目,或许永远都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个生活在辽西偏僻村庄里的老人。

图片 9

那是2004年的一天,蒋庆泉的儿子蒋利接到舅舅冯自元的电话。冯自元说,看到一个叫《电影传奇》的电视节目,里面的一位老嘉宾说《英雄儿女》中喊“向我开炮”的那个王成是有原型的,名叫蒋庆泉。

由于被击晕后成为了敌人的俘虏,蒋庆泉老人在战后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

“我问你爹了,他说是媒体炒作呢,炒作呢。”冯自元在电话里焦急地问,“可电视里说蒋庆泉是23军的,你爹不就是23军的吗,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石岘洞北山战斗结束后不久,当时的《战地报》战地记者洪炉在采访志愿军战士们的时候,听说了战士蒋庆泉的光荣事迹。

对于47岁的蒋利来说,《英雄儿女》并不陌生,这部战争影片曾影响了几代的中国人。

但蒋庆泉此时已被敌人俘虏,洪炉只能采访了当时与蒋庆泉直接通话的两个战士谷德泰和陆洪坤,很快写成了反映蒋庆泉事迹的战地通讯《顽强的声音》。之后因得知蒋庆泉成为了敌军战俘,所以这篇通讯没有发表。

蒋利不在父亲身边,他在葫芦岛市当小学老师。但他很早就知道,父亲参加过朝鲜战争,是一名老兵。父亲桌上常年备着《抗美援朝纪实》、《志愿军战事全纪录》、《三十九军在朝鲜》这些书籍,大多翻得已经掉角。然而对于当兵时的故事,蒋庆泉从不愿多谈,甚至不允许自己的子女过问。

1953年7月,在另一场战役中,23军另外一位年轻的战士于树昌也是步话机员,而且他在战斗中也发出了“向我开炮”的怒吼,而后中弹,壮烈牺牲。图片 10

在蒋利的记忆中,父亲唯一一次主动提起打仗的事,还是在40年前。那次,蒋庆泉从村里带回了一张泛黄的报纸,指着里面一篇描写志愿军攻打石岘洞北山的文章对儿子说:“这场仗爹打过。”

战地记者洪炉将蒋庆泉与于树昌二人的事迹相结合,发表了《向我开炮》一文。

挂了舅舅的电话,蒋利当晚就赶回锦州,向父亲提出了这个疑问。

此文被《英雄儿女》的导演武兆与编剧毛烽与堤看到。

“喊了又怎么样,他们没有开炮啊!”蒋庆泉沉默许久,说出了这样一句让蒋利觉得“没头没尾”的话。随后,老汉开始浑身发抖,却再不发一言。

他们在蒋庆泉和于树昌英雄事迹的基础上,结合另一位志愿军英雄杨根思抱着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情节,三者合一,才在银幕上塑造了英雄人物王成的形象。

蒋利没有继续追问,但已确定父亲身上一定有着一段特别的经历。回家后,抱着试一试的心理,他将“蒋庆泉”三个字输入搜索引擎。

图片 11

这个沉默的老汉在网上并非默默无闻。以寻找蒋庆泉为主题的文章竟然有好几篇,累计达数万字,题目包括《关于王成原型》、《“向我开炮”的又一轶闻》、《呼唤“王成”:你在哪里?——“向我开炮”英雄故事后面的故事》等。

所以,王成不仅仅是蒋庆泉等人的原型,同时也是千千万万为祖国抛头颅,洒热血的年轻志愿军战士们的原型。

这些文章明确指出,23军步话机员蒋庆泉在石岘洞北山阵地上喊出了“向我开炮”。文章的作者是同一个人,一位叫做洪炉的老作家,他曾经是23军《战地报》的一名记者。

图片 12

蒋利随后又在网上搜到了舅舅所说的那一期《电影传奇》,节目中提到父亲的老嘉宾竟然也是洪炉。

(电影烂番茄编辑部:王成)

“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有人一直在寻找我的父亲。”蒋利还记得,当时自己“眼泪差点掉了下来”。随后,他在一个论坛的转帖《呼唤“王成”:你在哪里?》下面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并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和电子邮箱。

回答:

州长与小兵

1964年,由长春电影制片厂的武兆堤导演,刘世龙、刘尚娴、田方等主演的战争片《英雄儿女》上映了。

两年前,洪炉在北京的家中接待了一位来自香港的朋友。聊天中,朋友无意间提到的一个故事却触动了老人多年来的一个心结。

作为上世纪的经典作品,即使我们这些没有看过电影的人,也能知道“向我开炮!”这句经典台词。

朋友说,他认识美国内华达州前州长迈克·奥卡拉汉。这位州长是一位残疾人,只有一条腿。州长告诉他,残疾是在朝鲜战场上落下的。

那么大家一定会有疑问,这位鼓舞着一代人的斗志的英雄原型是谁呢?

奥卡拉汉回忆,1953年在三八线附近,他带领100多个美国士兵攻上了中国军队的阵地,发现只有一个小兵还活着,也没有武器。“按照战争的游戏规则”,奥卡拉汉让大家不要打死他。围拢到跟前时,他们却发现这个中国士兵拿着步话机在喊。美军不知道他在喊什么,结果喊着喊着,炮弹来了,这个中国兵和几乎全部美国兵被炸死在阵地上。

图片 13

最终只有3个美国人幸存下来,奥卡拉汉就是其中一个。他曾经对中国人很愤恨,觉得对方不遵守战争规则,“我们不打死你,你却调来炮火把我们都打死”。

由于年代久远,只能根据各种采访资料来探究英雄王成的原型了。

“这不就是《英雄儿女》的现实版吗?”朋友随口开起了玩笑。

该电影改编自巴金小说《团圆》。

朋友没有发现,此时洪炉的双肩开始微微颤抖,他也并不知道,这一幕画面已经在对面老人的心中演过无数次。

1952年冬天,朝鲜战争正处于激战时刻,为了准确了解前线情况,全国文联组织了一批创作人员赴朝,巴金担任组长。

1953年4月的石岘洞北山战场,一场惨烈的攻坚战结束后,22岁的年轻记者洪炉听说志愿军中有一名叫做蒋庆泉的步话机员,在坚守阵地的过程中,面对几乎攻到面前的敌人,曾在暗堡中向指挥所大声呼叫“向我的碉堡开炮”。

在与志愿军的朝夕相处中,巴金积累了《团圆》的素材,回国后编写并发表在1961年8月号的《上海文学》上。

他很快找到了当时在指挥所与蒋庆泉直接通话的两名战士进行采访,并完成了一篇战地通讯。

当时的文化部副部长夏衍读过以后,决定要拍摄一部相关电影,长春电影制片厂接下了这个重任。

然而就在部队准备为蒋庆泉报功,并向军内外宣传其英雄行为的时候,一个消息传来:在与“联合国军”在板门店协议交换战俘时,我军被俘人员名单中出现了蒋庆泉的名字。

同年夏天,导演武兆堤和编导毛烽开始了改编剧本的工作。

按照规定,凡被俘者不予宣传,烘炉的这篇通讯也被压下不能发表。

王成本来并不是小说《团圆》的主角,但是他勇于牺牲的精神给两位主创留下了深刻印象,最终决定将其作为电影主角,并且结合了当时朝鲜战场的其他志愿军的事迹。

“整个步话机排都知道蒋庆泉的故事啊,大家觉得他可怜,被俘了就什么都没了。”洪炉一边说着,一边从抽屉里取出一本纸张已经泛黄的笔记本,翻到其中的一页手稿。这页手稿写于1953年5月18日,题目是《顽强的声音——记步话机员蒋庆泉》。

图片 14

如今80岁的洪炉说,过去的许多年里,每当翻到这份手稿,便会想起那位未曾谋面的“故人”。

蒋庆泉就是其中一位。

1953年7月,在另一场战役中,通信连的步话机员于树昌同样喊出了“向我开炮”,并在战斗中牺牲。洪炉将两位战士的相近事迹融合在一起,写出了《向我开炮》一文。

在石岘洞北山战斗中,蒋庆泉所在的连接到了扼守阵地的命令。

后来,这篇报道被《英雄儿女》的编剧毛烽和导演武兆堤发现,又结合了英雄杨根思抱着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情节,塑造出了经典的人物形象王成。

他作为步话机员,主要负责通报“开炮”的具体位置。

在那次与朋友的交谈中,经过时间和地点上的核实,洪炉发现美国州长口中“调来炮火”的小兵,竟然就是在蒋庆泉之后也喊出“向我开炮”的于树昌。

然而经过几轮的争斗,虽然我军占领了山头,但是牺牲了大部分的战士,随着敌人的逼近,为了保证阵地的不失守,蒋庆泉拼尽全力,冲着步话机嘶吼:“别废话!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于树昌已经牺牲在战场上并成为战斗英雄,那个因被俘而被禁止宣传的蒋庆泉,如今身在何方呢?

战地记者洪炉将蒋庆泉的事迹写成通讯《顽强的声音》,但因为他被俘而未能发表。

真假王成

之后他又将该文章结合守卫281.2高地战斗的于树昌的事迹写成了《向我开炮》一文。

从1964年《英雄儿女》在全国放映开始,洪炉便尝试着寻找蒋庆泉。但23军在后来的裁军中整编到了其他部队,并没有保留这些战士的资料。

编剧毛烽以此文为基础,并根据另一位烈士杨根思的事迹设计了王成手持爆破筒扑向敌人的壮烈结局。

“为他抱不平,他是活着的‘王成’,却因为被俘而被剥夺了所有的东西。”洪炉这样解释自己寻找蒋庆泉的动机。

所以,英雄王成并不是一个人的故事,而且无数英勇的志愿军的化身。

他曾找到过民政部门的负责人,希望对方帮助寻找这位“或许尚在人间的战士”,结果负责人告诉他,“电影中的王成已经死了,怎么还能让他活过来?”

图片 15

更让洪炉觉得“特别难受”的是,从1990年代初开始,至少有5个不同的“王成”原型站了出来,并纷纷召开专题座谈会,接受各大报刊的“典型人物”采访。

(鲸鱼电影变编辑部:十一)

这些典型的制造路径大多相仿:《英雄儿女》改编自巴金的小说《团圆》,而巴金曾下到部队中体验生活,因此便出现了一些“对号入座”的“英雄”。

回答:

事实上,在巴金的《团圆》里,王成只是一个过场式的人物,对其战斗画面的交待只有“王成没能回来,他勇敢地在山头牺牲了”这一句。

王成最光荣的事迹就是喊出那句“向我开炮”,那原型就毫无疑问了,就是蒋庆泉。

1994年,《英雄儿女》的编剧毛烽专门给洪炉写信,表示自己在塑造“王成”的过程中,曾经“整整一个礼拜没有动笔写成一个字”,直到和导演武兆堤看到《向我开炮》的故事时,才决定塑造这样一个英雄形象。

蒋庆泉1952年参加抗美援朝,是一个步话机员,在朝鲜石岘洞北山遭到强敌围攻,弹尽粮绝,阵地即将陷落的时候对着步话机大喊:"向我的碉堡顶开炮"。

“我始终相信,真正的历史总有一天会浮出水面。”洪炉说。

只是遗憾的是,当时炮兵由于某种原因(可能是水准问题),没有打出去,所以他受伤后失去了反抗能力,被俘了,这样的话蒋庆泉就失去了联系,但是其向步话机喊话的英勇表现则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大家都以为他牺牲了,志愿军还把他当英雄广泛传播。

从1990年代初开始,洪炉在《解放军报》、《中国文化报》、《北京晚报》等多家媒体上发表了关于“寻找王成”的文章。

后来交换俘虏了,大家知道原来蒋庆泉没死,这就非常尴尬了,所有对其的宣传全部停止,而且他也受到了很一些公正的待遇。

2000年4月,在那篇《呼唤“王成”:你在哪里?》中,他首次提到了曾在指挥所与蒋庆泉直接通话的谷德泰和陆洪坤两人的名字,并希望找到两位老兵,还原那段被淹没的历史记忆。

回答:

近10年的时间过去,蒋庆泉仍然音讯全无。洪炉几乎要放弃了。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向你开炮的人找你来了

毫无疑问就是蒋庆泉,今天你再赖也是赖不掉的。

蒋利也几乎要放弃了。在《呼唤“王成”:你在哪里?》这篇网帖下留言后,整整4年,他没有收到任何回馈。

历史就是历史,被俘的英雄未必不是英雄。

直到2008年9月,他接到了一个来自江苏的长途电话。电话是陆洪坤打来的。

英雄不应该因政治原因,不被认可。

当时正值暑假,陆洪坤的孙女正在家中上网。老爷子突发奇想,让孙女在网上搜搜爷爷的名字,无意间发现了《呼唤“王成”:你在哪里?》这篇帖子和蒋利留下的联系方式。

蒋庆泉是最早喊出对我开炮的志愿军英雄。

多年来,陆洪坤同样没有忘记那个当年住在同一间屋的老战友。2006年,江苏宜兴官林镇文化馆搞志愿军老兵聚会,他便提出了寻找蒋庆泉的想法。但一说到蒋庆泉后来成为战俘的事情,在座的老兵们便不再接话,“一个都不讲了”。

图片 16

通过蒋利,陆洪坤获得了蒋庆泉家的电话。电话打去,当听到老战友的声音时,他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是:“向你开炮的人找你来了!”

1953年4月,志愿军23军67师201团步话机员蒋庆泉及战友,在朝鲜石岘洞北山遭到强敌围攻。1928年,蒋庆泉出生于辽宁锦州松山新区大岭村, 1952年入朝,是第一批轮换部队。

蒋利当时也在锦州的家中,据他回忆,交谈的时间并不长,父亲几乎是在“大喊”一样地和老战友叙旧。电话中,陆洪坤叫父亲“小鬼”,父亲则叫陆洪坤“小胖子”,那是两位老人50多年前对对方的称呼。

当时弹尽援绝,阵地眼见就要失守。最后关头,蒋庆泉向步话机对于后方炮兵高喊“向我的碉堡顶开炮!”

放下电话后,蒋庆泉“激动得浑身发抖”。这个20多年没出过远门的老人当即决定,让蒋利陪同自己下江南,去看老战友。

但当时炮兵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开炮(当时志愿军炮兵素质不高,步炮协同很差)。

国庆期间,父子俩坐了20多个小时的硬座火车赶到宜兴。在陆家,蒋利终于听到父亲亲口讲出了那段在心中深埋了50多年的历史。

随后,后方和蒋庆泉失去联系,推测他已经牺牲。

那是1953年的朝鲜战场,在狭窄的三八线两侧,密集部署着双方200多万人的大军。每一块阵地都被反复争夺,“人肉堆成山”,战士们没有时间修筑工事,就把尸体堆成坎,趴在上面打仗、进食、喝水。

这事被战地记者洪炉(洪炉,笔名卢弘。江苏泰兴人。1944年参加新四军,曾任志愿军23军《战地报》记者,从事部队文化宣传和新闻工作约50年)得知,于是写成了一篇通讯稿《顽强的声音》。

4月18日,蒋庆泉所在的23军67师201团5连接到命令攻占石岘洞北山,然后“扼守阵地,组织炮火大量杀伤反击之敌”。

通讯稿《顽强的声音》一时很火,蒋庆泉也成为英雄。但很快,上级下令,不许宣传了,因为他们发现蒋庆泉没有死,而不是被俘了。

出发前,连长便开始指定若他死后谁来指挥,一直从排长指定到了年岁最小的一位班长。攻山成功后,165人组成的加强连,已经只剩下十几名战士,连长阵亡,排长阵亡,班长阵亡。

美军攻上来的时候,蒋庆泉被炮火炸伤后被俘。

在阵地的暗堡中,幸存的战士围着担任步话机员的蒋庆泉,以保护他可以顺利向炮兵指挥部通报“撒花生米”的位置。

图片 17

“就看着战友扑通扑通地倒下去,一个接一个。”蒋庆泉说,他亲眼看见一个拦着他不让他出碉堡的战士,头被打碎了,胸口也喷着血。

资料写到:然而蒋庆泉没能等到我军的炮火,他被敌人的弹片击中了肚子,还有一块弹片“飞”进了他的眼睛。忍着伤痛,透过血迹模糊的双眼,蒋庆泉在地上爬着、找着——他想找枪自杀。枪还没找到,又一枚敌人的瓦斯弹击中暗堡。瞬间,他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了——他失去了知觉。

陆洪坤至今仍记得当年步话机中蒋庆泉的嘶吼声,“最后他不喊暗语了,就喊向我碉堡顶上开炮。我问他那你怎么办,他说你别废话,废话,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随后,美军将蒋庆泉名字列入交换战俘名单,交给中国方面。

然而蒋庆泉并未等到他要的炮火,却被敌人的弹片轰中了后背的步话机。后来他得知,我方炮兵在那个当口的弹药供给出现了问题。

发现蒋庆泉被俘,根据当时的战地纪律,就不能对他进行宣传了。

负伤的他在地上爬,想找枪自杀。他看到另一名战士也在爬着找枪。

3个月后,还是23军出了同样的事情,73师217团的步话机员于树昌也在战斗中呼唤炮火,与敌人同归于尽。洪炉觉得于树昌是蒋庆泉样的英雄,于是将《顽强的声音》改写,写了一篇《向我开炮》。

蒋庆泉回忆,当时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不能当俘虏”。后来,一枚瓦斯弹打入碉堡,他晕了过去。

因于树昌牺牲,不是被俘,所有于树昌被宣传委员英雄,大红大紫。

蒋庆泉睁开双眼的时候,正躺在一辆卡车里——被俘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而他的原型蒋庆泉,这位最初触动洪炉写下“向我的碉堡顶开炮”的人,后来以战俘身份回到中国,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默默生活在辽西平原的乡村里务农。

朝鲜战争结束后,6000多名志愿军归国战俘被送到辽宁昌图的归来人员管理处。

电影《英雄儿女》的编剧毛烽,根据《向我开炮》进行改写,塑造了王成的形象。

在管理处的一年时间里,他与另外15名战士分在同一个班。在他的印象中,每天的生活就是“认罪和检讨”,“不讲功,只讲过”。

但毛烽没有和原文作者洪炉沟通过,所以在写剧本时不知道蒋庆泉这个人物。毛烽原本认为,王成的原型就是英雄烈士于树昌。

16名战士仍然穿着军装,用着印有“抗美援朝”的陶瓷缸喝水,却不再被认为是军人。负责教育审查归俘的干部有这样的论断:“人民军队的字典里没有被俘,被俘就等于变节。”

图片 18

最终蒋庆泉被组织上给予了保留党籍、党内处分的结论。

自然,当年的洪炉也不敢说出这件事。到了2000年以后,年过7旬的洪炉年事已高,不愿意将这件事带入棺材,才写出了真相。他撰写《关于王成原型》、《“向我开炮”的又一轶闻》、《呼唤“王成”:“你在哪里?向我开炮”英雄故事后面的故事》等文章,寻找从没见过面的蒋庆泉。2004年,洪炉在央视《电影传奇》节目中说《向我开炮》的原型叫蒋庆泉。

在“文革”中,档案被造反派翻出后,他又一次受到了冲击。运动的时候要斗争他,说他是叛徒。公社屋里都是批他的大字报,墙上是,绳子上挂着也是。

图片 19

1981年12月的一天,民政局和组织部来了两个同志,宣布取消他的党内处分。

回答:

那一天,在朝鲜战场上一滴眼泪都没流过的蒋庆泉,大哭了一场。

《英雄儿女》是1964年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摄制的战争电影,由武兆堤执导,讲述抗美援朝时期,志愿军战士王成阵亡后,他的妹妹王芳坚持战斗,又和养父王复标、父亲王文清在朝鲜战场上团聚的故事。

从那一年开始,民政部门每个月都会给蒋庆泉发放一定额度的补贴,一开始是4块钱,如今涨到七八百元。

电影中的志愿军英雄王成手里握着爆破筒,向自己的部队高呼“向我开炮”的那个场景,当年震撼了无数观众。这个英雄形象在历史上是有原型的,他是由三个人的事迹拼凑而成,分别是蒋庆泉、于树昌和杨根思。

图片 20

蒋庆泉1949年入伍,在军中担任步话机员。1952年随军到朝鲜战场参加抗美援朝,在朝鲜的石岘洞北山遭到强敌围攻时,向步话机高喊:“向我的碉堡顶开炮!”但他没有死,后来被敌军俘虏,被送到美国人的医院。

因为不愿意去日本和台湾,他就被关了起来,直到战争结束后才回国。后来《战地报》的记者洪炉将他的事迹写成了战地通讯《顽强的声音》,但后来因为蒋庆泉被俘,这篇通讯就没有发表。

图片 21

3个月后在另一场战役中,志愿军23军的步话机员于树昌在坚守核心阵地8251高地时,在步话机里发出了“敌人把我包围了,祖国万岁!向我开炮!”的嘶吼,后来中弹牺牲了。洪炉得知此事,就将蒋庆泉和于树昌两人的事迹结合,发表了《向我开炮》一文。

后来这篇报道就被电影《英雄儿女》的编剧毛烽和导演武兆堤看到了。毛烽和武兆堤两人就在蒋庆泉和于树昌的事迹的基础上,组合在阻击美军南逃任务战斗中牺牲的志愿军英雄杨根思抱着炸药包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情节,塑造了王成这个经典英雄形象。

图片 22

杨根思在1950年10月随部队奉命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他当时任革部3连的连长。11月28日,他奉命坚守咸镜南道长津郡下碣隅里外围的制高点“1071高地”东南屏障的小高岭,负责切断美军南逃的退路。

部队打退了敌人8次连续猛烈的进攻,当11月29日敌人发起第9次进攻时,已经负伤的杨根思抱起了一个5公斤重的炸药包,拉燃了导火索后,就向敌人冲去,炸死了敌人,自己也壮烈牺牲。

图片 23

杨根思形象是塑造王成这个英雄人物的根据,因此王成这个人物的故事是由蒋庆泉、于树昌和杨根思三个人的故事结合而成。

(文丨皮皮电影)

回答:

还是要搞清楚一个逻辑,王成在电影中之所以被塑造为英雄,到底是与敌同归于尽为主,还是以呼唤炮火支援为主?如果仅仅以呼唤炮火支援为主,恐怕王成英雄形象就树不起来!蒋树泉就是如此,此其一。其二,电影改编于巴金小说,巴金在朝鲜采风是52年10月,巴金在朝鲜期间23军刚刚入朝还未参战,53年6月蒋树泉战场被俘时,巴金早回国了,巴金上哪收集蒋树泉的素材?其三,巴金小说提到王成牺牲就一句话,而且是在“去年“牺牲的,52年的“去年“不会是53年6月吧?其四,巴金在小说中提到的王成牺牲不仅是“去年“而且是运动战期间,因为王成守山头是要等友邻部队赶到,而不是单纯防御作战,运动战发生在1950年10月到51年6月,最典型的是第二次战役,杨根思就是在二次战役东线战场围歼美陆一师的1072高地坚守战中与敌同归于尽,并被命名为特技英雄。其五,小说中的人物都是虚构的,但五号首长王主任的警卫员小刘在小说中最崇拜的英雄是杨根思,在电影中小刘最崇拜的英雄是王成,因此电影改编者按照巴金的创作逻辑自然是因循杨根思—王成的的形象进行塑造。其六,电影改编者是按照杨根思的成长逻辑塑造的,如王主任抗战期间在上海苏州一带参加抗日游击队,部队征集的兵源有上海兵,如王成、王芳。杨根思所在部队抗战初期东进江南,在上海附近与敌血战,部队成分中的江抗、沙家浜部队、浙东纵队很多负责干部都是王主任的原型,上海战役后,这支部队在上海、浙江演练对台作战,征集了大量的上海兵源,这都符合电影改编的逻辑,杨根思在参加革命前也是在上海为生计而遭人欺负,这和王成相似。

所以,电影王成的形象是以杨根思为原型创作的,这也符合小说作者的原意。

回答:

巴金原著《团圆》中王成原型是战斗英雄赵先友,王主任和张团长都有原型,张团长的名字与原型只差一个字。创作《英雄儿女》剧本时,毛烽在塑造王成角色时加入了洪炉“向我开炮”一文情节,但抱爆破筒冲入敌群与敌同归于尽的情节则是取之家喻户晓的杨根思。洪炉“向我开炮”一文素材取自他写的战地通讯,记述了蒋庆泉要求向自己所在碉堡开炮事实,战地通讯发表后,同一部队涌现出很多类似英雄,于树昌就是其中一位。由于洪炉得知蒋庆泉已被俘,所以“向我开炮”一文人物改为于树昌。《英雄儿女》台词说得没错,“在中国人民志愿军中有千千万万个王成,是我们伟大祖国的骄傲和光荣。”

回答:

是抗美援朝的特等功臣赵先友

其实,抗美援朝中,涌现出一大批这样的英雄人物。而据巴金的小说及题词以及张振川将军的回忆开看,电影《英雄儿女》中王成的原型应该是赵先友。

电影《英雄儿女》的剧本是由巴金的小说《团圆》改变的。1953年3月,巴金作为中国文联组织的朝鲜战地访问团团长,带领18位文艺工作者到朝鲜进行了7个月的采访。期间会见了彭德怀元帅和金日成将军,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开城前线和65军志愿军将士在一起。

张振川曾任65军582团团长兼政委,他在接受媒体采访中回忆自己曾给巴金介绍过赵先友的事迹,巴金深受感动,并与八年后写出了小说《团圆》。

从电影看,王成的原型是于树昌烈士,手握爆破筒冲向敌人的壮举来自杨根思。近年来,许多媒体发表文章,说王成的原型是蒋庆泉。

其实王成只是抗美援朝志愿军战士中的一员,他是那些敢于牺牲自己性命,为抗美援朝战争胜利作出巨大贡献的英雄人物的综合,而不是特指某个人。

回答:

王成是一个艺术化的综合,不能用人民币作为“定型”的标准,你说是蒋庆泉!那手持爆破筒、跳下山崖、与敌人同归于尽的蒋庆泉,今天还能站在张国立、成龙、冯小刚等主持的节目中,高唱《志愿军进行曲》吗?蒋庆泉是23军某部步机员不假,但他不是犹如《英雄儿女》中那样,是在阵地上打得弹尽粮绝呼吁“向我开炮”的,而是隐蔽在坑道里呼吁“向我开炮的”,但因炮兵没炮弹,开不了炮!相反,到是美军开炮了,将蒋庆泉炸昏,最后成了美国人的俘虏……

其实,在上甘岭战役中,23军还有一个步机员在阵地上也呼吁“向我开炮”,结果,志愿军没炮弹!相反,美军炮弹过来将他炸死了……说到底,王成不是单单指某一个原型,而是多个原型的综合化身!知道吗?其中,王成手持爆破筒跳下去的镜头,就是杨根思的原型一一当初杨根思在弹尽粮绝时,却是手持炸药包冲进敌群……一句话,今天的中国人,被金钱砸昏了脑袋,连什么叫“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都不知道了,再这样发展下去,除我之外,东亚中轴线上,将会出现14亿白痴……

回答:

英雄儿女的主人公王成的原型共有三位,他们是第一个喊出向我开炮的原23军67师201团5连的步话机排蒋庆泉,老英雄现住辽宁省锦州市大岭村,还有英雄于树昌以牺牲,杨根思以牺牲,听到步话机传来世界名言(向我开炮)的喊话后向蒋庆泉英雄开炮的老英雄叫陆洪坤,在另外一场战斗中,被第二个喊出向我开炮的英雄于树昌调来我军炮火消灭的美军有一个幸存的美国人叫迈克·奥卡拉汉,是美国内华达州前州长,奥卡拉汉回忆,1953年在三八线附近,他带领100多个美国士兵攻上了中国军队的阵地,发现只有一个小兵还活着,也没有武器。“按照战争的游戏规则”,奥卡拉汉让大家不要打死他。围拢到跟前时,他们却发现这个中国士兵拿着步话机在喊。美军不知道他在喊什么,结果喊着喊着,炮弹来了,这个中国兵和几乎全部美国兵被炸死在阵地上。最终只有3个美国人幸存下来,奥卡拉汉就是其中一个,这个中国兵就是英雄于树昌,向蒋庆泉开炮的陆洪坤至今仍记得当年步话机中蒋庆泉的嘶吼声,“最后他不喊暗语了,就喊向我碉堡顶上开炮。我问他那你怎么办,他说你别废话,废话,向我开炮,向我开炮!”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只是电影中的台词,而向我开炮才是英雄的原话,英雄蒋庆泉在一轮炮击后昏倒在阵地上被俘,战争结束后回国返回家乡锦州,文革中受到冲击,1981年12月被取消处分,那一天,在朝鲜战场上一滴眼泪都没流过的蒋庆泉,大哭了一场。在一次抗美援朝纪念会上,当主持人在台上讲出蒋庆泉的故事时,台下坐着一位志愿军某兵团的老政治部主任。这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执意要起身上台,身旁的两位助手阻拦,结果90多岁的老将军说:“就是死,我也要上去。”吃过两片药后,老将军被搀扶上台。他颤颤巍巍地握住蒋庆泉的手,然后把自己胸前印有“和平万岁”的纪念章摘下来,交到了蒋庆泉手中。你是真正的英雄!”老将军说。一句你是真正的英雄,道出了千万中国人的心愿,蒋庆泉老英雄,我们中国人敬佩您,是您们一代英雄造就了中华民族在世界的威望,使美国至今也不敢踏进中国一步,我是锦州人,我前去老英雄家里看望蒋庆泉老英雄,让我们向真正的英雄王成的原型蒋庆泉老人致己最崇高的敬礼。

本文由澳门游戏平台发布于军史回眸,转载请注明出处:英雄儿女王成原型因被俘埋名数十年,英雄儿女

关键词:

最火资讯